兰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现实

月盾 第四十八章失去附魔

来源: 分类:现实 查看:1次 时间:2019年06月03日

月盾 第四十八章失去附魔

当晚,卢卡和阿娅娜便找回了那颗遗失在水井旁边的三角形水晶。这颗水晶是荣誉城的罗德曼铁匠亲手镶嵌在菲德的“黑闪”上的,一直以来,菲德都多得这块轻盈水晶,他才可以把本来厚重的黑色板甲变得轻便,但当水晶被弄掉之后,“黑闪”又变回了一件厚重的板甲。菲德本来就不介意多一些负重,那就当做是修行和锻炼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可是一旦习惯了那种重量后,现在反而感觉到不太自在。

菲德接过了阿娅娜递给自己的水晶,这颗水晶果然如铁匠罗德曼的预料一般,逐渐变得浑浊不堪。对方曾经提醒过自己,假如水晶变得非常浑浊时,那也就是这块附魔石头失效的日子,看来即使没有那两个袭击者出手,菲德想要扛着轻便板甲战斗的日子也到头了。

“这些东西我们也带回来了,”卢卡用一件外套包着一些碎片,里面既有枪尖和刀刃的铁碎片,也有一些黑色的薄碎片,“阿娅娜说是从团长你的铠甲上掉下来的。”

菲德用左手拿起了其中一片,它的双面都是黑色的,那种黑得发亮,好像会滴出油的黑色就是自己“黑闪”的表层颜色,只不过现在的“黑闪”已经不单纯是黑色,还隐约从黑色之中泛出了蓝光。

帕特里克把“黑闪”也拿了过去,简单做了对比后便可以肯定,除了刀刃碎片之外,剩下的碎片都是黑色板甲上的东西。这下连菲德都有点弄不清楚了,为什么自己最依赖的黑色附魔板甲会被削掉了薄片而且奇怪的是,对手的兵器明明也是普通的铁制兵器,应该不是那两人弄出的意外。

菲德看着如同经过蛇脱皮一样的“黑闪”,他内心之中感觉到了一丝陌生感,菲德想起了父亲所说的话。福克斯在把这副铠甲送给自己的儿子时,曾经告诉过菲德,这副板甲是有多层附魔的,并不是低等的附魔兵器。难道说现在被削去一层薄片后,它原本的泥潭附魔已经失去

虽然菲德很想立即穿上它测试一下,但是在阿娅娜和帕特里克的坚持下,菲德还是被迫先休息,等到过两天手腕的伤好了一点才尝试。毕竟现在菲德的右手想要用力握紧一个苹果都办不到,利古说敌人的枪击刚好伤到了菲德的手筋

月盾  第四十八章失去附魔

,现在绝对不能随便使劲,不然要痊愈就难上加难了。

第二天一早,副团长维托里奥便来到了菲德的房间。

“菲德团长,听说你已经和挽马拳师亦即是拉兹罗夫见面了。”穿着商人服饰的维托里奥表情冷淡,他看了一眼菲德手腕上的伤后便把目光放在了菲德结实的胸膛上。

菲德这时只是穿着一件很薄夏衣,他随即回答道:“没错,不过拉兹罗夫的同伴袭击了我,如果没猜错的话,他们都是义军的成员。”

维托里奥点了点头,“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是一些我在义军之中的旧识告诉我的。”

“他们还有告诉你什么”

“菲德团长应该也能猜到,我曾经和这里的义军有过交情,所以他们亲口告诉我,义军的首领们已经暂时不会考虑和马铃薯佣兵团合作,因为菲德团长你的态度和立场。”

菲德看着对方,没有回话。经历了这些事情后,在菲德眼中,对方的形象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也相当不值得信任。

维托里奥微微一笑,然后慢慢地说道:“但这些并不重要,义军的阴谋肯定会破产,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接受恩德里达伯爵的委任,把那个铁矿里匿藏的义军部众铲除掉。”

菲德开始看不懂对方的意图,这个人在密探教师纽特的口中是一个非常可疑的人,纽特已经暗示了维托里奥在混入自己的佣兵团后,开始利用他的能力去尝试掌控这两千佣兵,然后再在暗地里帮助那些义军进行颠覆政权的事情。但现在他的微笑背后好像又有其他计划存在,而自己则没有和义军达成任何私下协议,反而还闹僵了

“嗯,我会在恢复健康后,和恩德里达伯爵商量此事的,对了,最近关于佣兵招募和训练情况如何”

“一切都正按部就班地在进行之中,赛琳娜中队长也有在一旁指导,她好像还灌输了一些理念性的东西给新旧佣兵。”

菲德点了点头,他早就把马铃薯佣兵团的大小事务交到了赛琳娜、维托里奥、里夫斯和茉莉的手中。经过和赛琳娜促膝长谈后,对方坐言起行,着手把合适各个中队长、小队长性格作风的佣兵分配到各队长旗下,现在马铃薯佣兵团的内部人员有了比较大的变动,不过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如果要把这新旧的二千人佣兵打造成优秀的战斗力和团队的话,估计还需要一点时间。

下午的时候,菲德一个人独自在房间里研究着附魔板甲。白发佣兵雪瑞曾经告诉过自己,附魔兵器是分五个等级的,最低等级的男爵附魔只有一层附魔,而且附着的魔力也比较弱。像是黄金盾牌、“太阳”、“噤声”这种有奇效的附魔兵器估计属于侯爵附魔或是子爵附魔,而附着上多层魔力的兵器则是更高级别的附魔。

眼看现在“黑闪”如同脱皮一样换了一身新的外表,菲德也迫不及待地想尝试一下。他把受伤的右手摆在腰后,然后用左手拿起一把剪刀,直接刺向了黑色板甲。黑色板甲纹丝不动,只是被剪刀的尖锐处划花了一点点。

菲德知道经过自己的附魔接触后,这件铠甲是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表现出任何威力的,但现在自己一只手废了,还无法单独把它穿上。

这时阿娅娜正捧着一盆水果进入房间,看到菲德拿着利器的她立即把水果放在桌子上,走过来把菲德手中的剪刀拿走。

“利古已经叮嘱你要注意手腕的伤势,”阿娅娜没有看向菲德,而是把剪刀放进了柜子里,“不然的话你的这处手腕伤可能会加剧,还有后遗症的可能,难道你就不能休息一下吗”

菲德第一次听到阿娅娜这样责备自己,他先是微微转过了头,感到了一点不好意思,然后才开口说道:“我在尝试一些事情。”

“那也不是现在。”

“现在我非常闲,做这个事情挺合适的。”

“那就让我来帮你”

阿娅娜的话让菲德哭笑不得,他随即明确地表示要对方帮自己穿上“黑闪”,然后拿利器攻击自己。

阿娅娜把黑色铠甲的胸甲部分捧在手上说道:“总之你现在是伤员,一切行动应该听从医生的安排。”她说罢便开始给菲德穿上“黑闪”,就像是一个女孩给自己的布偶穿上衣服一样小心翼翼。

随后阿娅娜拿出了自己的匕首,直接刺向了菲德的胸部,一声“嘭”过后,菲德身上的黑色板甲没有任何的异样,而阿娅娜手中的匕首则还碰在了板甲上。

“什么情况都没有出现,”阿娅娜把匕首收回,“你以前的铠甲会变成泥潭,但现在已经不是那样了。”

失去了。

菲德在穿上了“黑闪”后就尝试感知这件板甲的附魔力量,只不过那魔力却好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就连伯恩斯男爵的铠甲那已经融合了的附魔也消失不见。“黑闪”仿佛变成了一件普通的钢甲,唯一的特点便是隐约地泛着蓝光。

...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