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现实

逆天行劍第一百七十二章蟲洞

来源: 分类:现实 查看:0次 时间:2019年10月22日

  逆天行剑 第一百七十二章 虫洞

  不可一世的狂乱王潘勇,被苏杉一招就击到地面,重重跌落,口中狂喷鲜血,脸色苍白,身躯把一堆乱石砸得粉碎

  众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目光

  苏杉出手之快,任何人都无法看清楚,甚至都感觉到空间波动,无声无息,超越人的精神思维速度,到达人的面前,雷霆一击,等人反应过来已经身受重伤

  “废物一个,不要挑战我的威严”

  苏杉拍拍双手:“也敢和我较量我就是这次佣兵团的团长,谁不服,下场就和这个什么狂乱王一样”

  他虽然只有虚空变的境界,和在场的人相差六七个层次,天差地别,但是一出手就震慑住了全场,等于是一头蚂蚁突然咬死了一只大象

  “畜生”

  狂乱王从乱石堆中爬了起来,灰头土脸,双目****出来了血红的光芒:“你居然敢把我打成这样,我会让你知道你多么错误,狂乱秘术,大狂乱”

  他双手挥舞,顿时一道道的密文在空中浮现,组成了各种六芒星,七芒星的阵图,狂乱的气息从其中传递出来

  “召唤,狂乱之刃”

  嗡

  一股鬼哭神嚎的气息,从其中涌了出来,随后一口神兵在阵图之中浮现,不知道是法宝还是玄力凝结而成的,人们看见这口神兵,就觉得一阵狂乱,心智都产生了迷糊

  “这是狂乱之刃传闻之中,狂乱大圣的气功最强秘术,一旦施展,可以召唤出来最强之神兵,斩杀各种高手,甚至可以让方圆千里之地的人,都变成狂乱的野兽”

  “狂乱王曾经得到过大圣传承,奇遇连连,修成现在这样的境界,肯定是怒了,要杀人”

  “被人打成这样,不怒才怪,颜面尽丧如果不杀了对方,是无法洗刷耻辱的不死不休了”……

  “死吧”

  狂乱之刃之浮现出来,被狂乱王一把抓住,猛的劈来,他脚踏狂乱大步,每一步都把虚空踏碎,周围元气混乱碎裂,刀锋斩杀之间,演化出来了疯狂乱舞的魔鬼

  “疯魔乱刃大切割”

  狂乱王的刀芒,笼罩住了苏杉,要斩杀此人,洗刷刚才的耻辱

  众人都看着狂乱王的拼命一击,苏杉如何应付

  刚才苏杉一击得手,许多人都没有看清楚,以为是凭借了某件法宝偷袭现在狂乱王动用了真格的,众人就目不转睛,看着苏杉怎么应付,这可是接近大圣级的攻击

  当

  狂乱之刃劈杀到达了苏杉的身躯上

  苏杉不动不摇,一掌拍在了狂乱之刃上,血肉手掌和刀锋交缠在一起,阻止住了刀锋的切割肉身和刀锋撞击,那锋利的刃口居然无法切割进入他的皮肤

  “看他居然用肉掌抵挡住了狂乱之刃,他的肉身到底有多么强横”一个女佣兵团成员叫了起来

  “是啊,这是肉身么确定是肉身”

  就在众人的惊讶之中,苏杉手掌突然一震

  吧嗒无数金铁交鸣的声音传递了出来,那狂乱之刃在他强烈的手掌劲力之下,彻底炸成了碎片,化为漫天的元气碎片

  狂乱王不可置信的看着,连连后退

  苏杉身躯一动,再次前进,突然大手一抓,空间扭曲造成了一个黑洞,在这个黑洞之下,狂乱身上的铠甲连连破碎

  “狂乱大爆发”

  狂乱王连连催动气功,一头黑发炸开,在背后乱舞,如黑蛇大蟒,整个人处于了一种癫狂的状态,气功再次爆发,身躯之中处处都是一股股的乱流,“看看我最强攻击绝学,杀”

  苏杉看也不看,身躯已经碾压了过来,拳头举起,狠狠砸了下来

  嗡

  这一拳,还没有到达狂乱王的身躯上,空中就出现了千百虚空神雷,寸寸爆炸,震得山摇地动,乱石崩裂,千百黑洞出现在了空中,每一个黑洞之中,都出现了远古巨象的嘶鸣,太古洪荒猛兽的气息,炸裂出来

  嗷嗷嗷嗷嗷嗷嗷……这些远古巨象的嘶鸣,此起彼伏,任何人在这一刻,耳朵之中就只剩下来了巨象的声音,一场太古洪荒的场景,使得诸人的心灵都窒息住了,看不到任何的信息

  砰

  苏杉铁拳砸下,如雷神之怒,灭世神威,那狂乱王身躯上的所有气流,全部被击破,在痛苦的嚎叫之中,整个人的脑袋被一下打碎,成为了烂西瓜

  吼他全身的血肉还想凝聚,但是苏杉再次一步踏到前面,双手一撕,彻彻底底把他的身躯撕碎,一股火焰升腾而起,所有的血肉在火焰之中痛苦的呻吟,众人震惊得无以复加,他们就看到一团血肉在火焰中扭曲,痛苦嚎叫,咒骂,最后连连求饶,但是都无济于事

  最后,所有的血肉都消灭,就剩下了一个皮袋落入到达苏杉的手上,这是狂乱王潘勇的空间袋,袋子之中是他积蓄了很久的财富,许多灵石

  此人是一个江洋大盗,身上蕴含巨大的财富,空间袋之中也不知道有一些什么宝贝,不过苏杉把空间袋拿到手上之后,并没有去细看,稍微一感觉其中有圣品灵石的气息他十分满意,点点头:“诸位,这潘勇不服我的管教,被我当场斩了,你们可有不服气的我就是大荒楼佣兵团团长,同时是客卿长老,全权代表大荒楼主持这次去丰饶大陆的一切事情,你们如果现在有不满,可以和我商量”

  “好朋友实力超群,活活撕裂了狂乱王,的确有资格做佣兵团团长,这个世界上,实力为尊”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彻起来

  苏杉看了过去,就看见一个神态懒散的白衣少年,一股懒洋洋的姿态,似乎什么事情都无法引起他的心思,显然不是大荒楼的人,而是从外面来应聘的绝世高手,苏杉微微一动,感觉到了这懒散的白衣少年身上有一股不寻常的的波动,比起狂乱王要神秘得多

  “朋友你尊姓大名”苏杉问道

  “没有别的,你叫我超光就可以了”懒散白衣少年随意的道

  “我服气”一尊络腮胡大汉站立起来,他的手上拿着一口霹雳长刀,自称霹雳刀客

  “我也服气,你是团长”几个人纷纷的道,另外一些人也站立出来,表示赞同,他们是来求财的,不是来打架的,既然苏杉表现出来的足够的实力,他们也就认同这个事实

  “好,既然如此,咱们就前往丰饶大陆吧”苏杉突然心中一动,他之所以斩杀狂乱王潘勇,一举立威,其实还存了一个心思,就是降服这些人,如果降服了,带回去丰饶大陆,天位学院的人只怕是要呆滞吧这些势力,早就超越了******的势力

  甚至,这些人如果彻彻底底听他的,天位学院中的领袖以后非自己莫属,太子算什么比得上震旦大陆之中的高手

  震旦大陆可是来自于高级位面

  相对丰饶大陆来说,震旦大陆之中,这些高手几乎是一股无敌的力量要知道,在场数十个佣兵团成员,半圣级别的强者,足足有七八个,其余全部都是不死变的强者

  这一股力量如果彻底被苏杉掌控,那不是呼风唤雨

  他都想象得到,在丰饶大陆天位学院之中,诸多长老震惊的场面

  当然,彻底使得这些人臣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不过在经历虫洞向丰饶大陆进发的过程,他有信心彻底把这些人变成自己的属下,毕竟现在是团长,拥有绝对的权威

  “好了,既然这件事情定下来,诸位也都认同,那佣兵团就可以出发,越快越好,前往丰饶大陆,你们途中很有可能要遭遇到其它的佣兵团,就要做好作战准备”天木尊者看也不看失去的狂乱王,在他的眼里,所有人都是炮灰,包括苏杉在内

  “虫洞呢你们大荒楼还不开启低等位面丰饶大陆我倒是想去看看,那天圆地方的大陆到底是什么模样就”霹雳刀客震荡着手中的长刀,发出来了咆哮,雷霆电光在他的身躯四周闪耀

  “当然,虫洞马上就要开启了”天木尊者猛的指向了山谷之外,是一片乱石平原,平原之上一座座的石笋出现,嘎嘎乱响,巨大的阵法在催动,地面在颤抖,在大地深处,无数埋藏的灵石释放能量,通过大阵,撕裂了空间,随后一个巨大的虫洞,缓缓凝聚成形了

  这个虫洞,真的像一条太古巨虫,在空间之中钻出来的洞穴,扭曲蜿蜒,延生进入了空间风暴中,缩短了位面和位面的距离,虫洞的结构十分不稳定,时时刻刻的在空间风暴之中摆动,随时都要塌陷

  不过众人也不以为然,虫洞不稳定是公认的,在浩瀚的空间风暴宇宙之中,任何事情都会发生,不过也这没有办法,不经过虫洞,自己要跳跃到达另外一个位面,就算是大圣也得活活累死

  更为恐怖的是,在空间风暴之中,无法定位

  而且,空间风暴的深处,除了乱流之外,还有空间巨兽,各种鬼怪,地狱季风是常见的,甚至还有一些古遗迹的大阵,非常危险,除此之外,各种磁场,天劫,元气爆,比起空间风暴更危险

  虫洞至少是一个相对安全的通道

  在苏杉的一马当先之下,众人都进入了虫洞中,向丰饶大陆进发

  苏杉踏入时空虫洞的一刻,就感觉到自己似乎进入了一个太古巨虫的体内,那虫洞在不停的蠕动,每一次蠕动,自己就不知道身在何处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在进入虫洞的一刻,就已经不在震旦大陆之上

  那虫洞每蠕动一次,就可以使得人传送多个位面

  遥远的星空,大圣也不能够飞渡,一个位面到达另外一个位面,只有靠时空虫洞才传送太古有巨虫,以吞噬空间为生,所到之处,空间密密麻麻全部都是隧道

  虫洞,就是大神通的人,模拟太古巨虫吞噬钻穿空间所作的,所以才叫做虫洞

  只有大圣境界修炼到达极至,才可以制造出虫洞来,并且虫洞的距离有远有近,一般大圣制造的虫洞,只能够从高等位面,向低等位面传送

  如果低等位面向高等位面传送,那恐怕需要天位境的手段

  现在震旦大陆是高等位面,丰饶大陆是低等位面,进行传送,还是很安全的,基本上不会出现虫洞崩溃的显现

  一旦虫洞崩溃,众人就会失散在无尽虚空中,永远也找不到出路,运气好的可以找到存身的位面,运气不好的人,在虚空中流浪,死无葬身之地

  不过苏杉一点儿都不怕,他的天使之翼彻底修成,就算是虫洞崩溃,他也可以凭借足够的能量和大帝塔的定位,到达丰饶大陆,不过现在省去了不少功夫

  时空虫洞,不停的蠕动,众人都端坐在虫洞中,默默不语,似乎是在等待漫长的时空穿梭过程

  他们在积蓄精力,谁都不说话,使得自己处于一种巅峰状态,应付随时而来的突发情况

  苏杉也默默端坐,体内空间深处,地狱熔炉之中,五行封印的灵兽,在缓慢的渗透着他的主宰玄力

  现在,他还不敢打破封印,因为灵兽暴走,威能极大,他在施展主宰玄力检查其中到底有没有天妖种子一般的存在

  凭借直觉,他百分百相信其中肯定有东西存在,不可能大荒楼把这么珍贵的东西就给他

  “团长,不知道你来自哪个高等位面”就在苏杉默默练功的时候,有人说话,凑了上面,正是那个叫做“超光”的少年

  这个白衣懒散少年似乎没有什么事情,懒懒散散,别人在守住精气神,他却在不停的东看看,西逛逛,到处走动,一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似乎不是出来完成任务,而是旅游的一般

  看见苏杉闭目默坐,他上来搭讪,饶有兴趣

  不过,苏杉总觉得此人身上,有一股难以言明的气质,而且有一股力量深深隐藏在身躯之中,比起任何人都要强大,这是直觉

  “我的来历倒是不方便说,到底你这样闲着无事,耗费精气神,等下很有可能有艰苦的战斗”苏杉淡淡的道:“四周的人,都在修炼”

  “他们修炼他们的,我弄我的,这人生多么的精彩,一味枯燥的修炼,算什么事情呢”懒散少年打了哈欠,“我看你的修为,也无比深厚,不如咱们聊聊事情有一些心得和感悟也说不一定”

  “我现在也就是传奇三变,虚空变的境界,得积蓄庞大的五行元气,凝练先天,到达五行变,你是半圣的境界吧,还差一步就踏入大圣的境界,一步登天,立地成圣,我和你的境界相差太大,有什么好聊的”苏杉暗暗运转功力,嘴里上却有一句没有一句的

  “五行变这个变化是奠基,还有阴阳变,都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变化,在传奇境界之中,拥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懒散白衣少年唱了起来:“五行阴阳翻一番,日月轮转出灵山,诸天百窍神来朝,参悟生死一玄关……”

  这歌声玄奥,其中蕴含着许多名词,发人深省,苏杉听了,心中一动,似乎觉得冥冥之中,有一股意念在萌动,灵魂深处被这歌词震撼着,回味着,有一种大道的韵味在其中不停的酝酿

  “这是什么歌”他问道

  “这是上古时代,洪荒大陆上,一位无名高手所作的‘证道歌’,我是偶尔游历四方,在一座悬崖的石刻上学会的,每每修为一遇到瓶颈,就唱这歌,不久之后就会突破,此歌歌词一共五百多句,七字一句,蕴含无上意境在其中,细细揣摩,寓意深刻,拥有沟通大道,在心中铭刻道痕的威力,如果团长想学,我倒是可以教你”

  “不必了,这是你的不传之秘,属于无上道经文字,我还是算了君子不夺人所好”苏杉一口拒绝,虽然才听到这懒散白衣少年唱了两句,心中萌动,涵义深刻,不过苏杉并不为所动,他修炼的功法,乃是神级气功,威猛霸道,镇压一切,以力量著称,以刚猛的脊梁,支撑起天堂的诸神

  而这一首证道歌,却走的是不同路子,逍遥自在,如神龙遨游九天,渗透大道之玄机,飘渺清丽,和他的气功不同一路子,如果得到了之后,细细参悟,怕陷落进去,反而影响自身神象镇狱劲的进展

  “团长,说这话就见外了”懒散少年嘻嘻笑道:“有好东西,大家分享嘛,相互交流,才有进步,我看团长的气功,也异常深厚,不知道有什么修炼秘法,我们可以交流交流”

  “道不同,不相为谋”苏杉一口拒绝:“你走的上古仙道路子,逍遥自在,我走的是另外一条路子,贸然交流,影响气功,不是好事”

  “看来,团长意志不坚定啊”懒散白衣少年笑着显现出来了牙齿,也不生气:“坚持心中的道,就算是任何意境都无法影响”

  “话虽然这么说,不过我境界还低,心智不坚定也是必然,等境界高深,慢慢凝练就是了”苏杉说话丝毫不拖泥带水,虽然说自己意志不坚定,但实际上,可断金刚

  “既然如此,团长大人多有打扰了”这懒散的白衣年轻人目光一闪,奇光跳跃

  “嗯,你也去修炼吧,我感觉到战斗马上就要来临了”苏杉闭上眼睛,不再理会这个懒散的白衣年轻人

  其实他的心中,已经警惕万分

  刚才那白衣年轻人才唱了几句“证道歌”,立刻歌词就反反复复在他的脑海之中回荡起来,字字珠玑,大放光明,居然不能够磨灭

  只要一修炼,这歌词的深刻涵义,就在他的意识之中出现,使得他的意境,不停的变得逍遥自在,完全违背了神象镇狱劲的王道

  ,刚强,爆炸,高高在上的主宰味道

  这就使得他的运功,十分缓慢起来,根本无法集中精神

  “有问题,这证道歌,绝对有问题虽然是上古仙人修炼的无上大道,但是居然对我的灵魂都产生了影响,烙印在灵魂深处,这个叫做超光的少年不简单”苏杉双目突然睁开,脑海之中一阵嘹亮的圣歌冲天而起,无数的声音响彻起来:“主的荣光,至高无上,全知全能,主的意念,才是真理,主的言辞,是唯一……”

  轰隆

  在脑袋之中生生不息的证道歌,被这股极其强烈的意志冲散苏杉此时此刻,是唯一的主,诸神之上的主宰,世界上唯一的真理

  “我是真理,唯一真理,有我的存在,这世上,再无其它真理”苏杉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浑身玄力似乎经过了一次洗礼,再次确定了心中的意志,他就是主,他就是真理,除他之外,所有的都是虚伪的外道,只有他才是真

  这才是一个修炼者,应有的精神

  也是神象镇狱劲主宰玄力的霸道,主的荣光,怎么容得别人来亵渎哪怕是无上大道也不行,没有什么博采众长,真理就是我,所有一切,都要以我的意志来转移

  那证道歌的声音,彻底消失

  这一次的洗礼,苏杉简直是觉得自己承受了一次激烈的战斗,这是意志上的战斗,如果被证道歌影响了心神,恐怕会堕落,这是违背了主的荣光

  虽然,他自己就是主

  轰隆

  就在苏杉打破证道歌,玄力得到洗礼的一刹那,懒散的白衣少年身躯一震,似乎感应到了,脸上显现出来了微微苍白,心中暗暗道:“此人好强的意志,舍我之外,再无他物,这好像是诸神的意志,我这证道歌,乃是上古仙人遗留,被我炼化成为了一门气功,一旦吟唱,不知不觉可以渗透进入人的灵魂,烙印下来大道,使得他改变心中的道,从而被我影响,这是一首不可思议的古曲,传道歌就算是圣人听了,都要仔细思考,本来我有机会会成为他的传道人……但是他却把这证道歌都击溃了……”

  白衣懒散少年,也是不安好心

  就在他身躯震荡的刹那,整个虫洞也传递出来了巨响

  “什么有情况有战斗”许多人站立起来

  “丰饶大陆到达了,你们看远处就是丰饶大陆,果然是天圆地方,世界还没有凝聚成形体,是低等位面,在这个低等位面的外面,好多恶魔恶魔云集啊”

  苏杉也站立起来,内心深一阵激动,他就看见了在虫洞的深处,一座大陆被天穹覆盖,巨大无比,漂浮在时空乱流中

  正是丰饶大陆

  “我又回来了……”他内心深处,无比激动(未完待续)

曲靖癫痫病医院
白城治疗白癫风医院
娄底治疗精囊囊肿方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