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亵渎七日之书卷第五日毁灭五

来源: 分类:军事 查看:0次 时间:2020年02月18日

亵渎 七日之书卷 第五日 毁灭 (五)

一缕风盘旋着,然后忽然加速,没入了罗格的鼻孔中。

风中揉着刺鼻的硫磺气,又有阵阵酸臭,偶尔,还会有一丝淡淡的香气传来。

罗格仔细品味着风中的气息,又看了看脚下的大地。地面是深黑中偶尔透出一点暗红的坚硬土地。

他双足踏着的,正是魔界的大地!

数年之前,那黑焰绕身的美丽女子曾想带他进入魔界,只是种种始料未及的变化,他最终与魔界差之毫厘,只能擦肩而过。而如今事隔多年,罗格终于进入了魔界,踏上了魔界的土地!

暗红的天空,云雾笼罩的远方,宽阔无比、流淌着浓稠液体的河流……一切的一切,都与罗格所知的魔界一模一样。他虽然是第一次踏足魔界,可是魔界的景象早已经刻印在埃丽西斯留下的那块黑水晶之中。

惟一与黑水晶中的纪录不符的,就是风中那偶尔掠过的一缕清香。罗格有些疑惑,这阵阵清香似是不应属于这里,它们与天使的**味道极其相似。罗格甚至怀疑,这些香气就是破碎的天使身体散发出来的。

魔界无比广大,纵算天使血液的气息凝久而不散,要想在风中留下如此清晰的清香,又得有多少天使陨落?难道魔界中的战争,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

在魔界的风中,有一滴血滴落。在罗格地脚边溅起一小朵血色之花。此时的罗格遍体鳞伤,有数处伤口已经深可见骨,衣衫完全变成了一团碎布条,胡乱地缠在身上。

罗格微微苦笑一下,他没有想到这一条通向魔界的通道竟然会如此难走,短短时间内,就以他那强悍的身体也难以承受瞬息万变的强大力场切割。最后变成了这副模样。罗格身上的伤口不住地蠕动着,试图自已愈合。可是不管它们如何努力,就是无法封合伤口,反而伴随着每一次的蠕动,都会不断有血水渗出。

魔界,一切都是如此地熟悉,又是如此的陌生。

罗格静静地站立在魔界大地上,就如一尊雕像。算起来。罗格已经去过死亡世界、两个女神地国度,以及熔岩领主创造的投影世界,对于异空间的规则和理解已是十分丰富。不过魔界对他来说,依然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这里的规则简单而强悍,所有的力量都极为贲张,似欲以爆炸的极度方式彰显自己地存在。正因如此,罗格身体的自愈变得极为困难,甚至于根本找不到愈合的办法。

这里的规则。就是力量与破坏,如此简单。

站立在魔界的大地上,罗格终于理解了这个位面的特殊之处,也明白了魔族为何崇尚力量且拥有强横的身体。在这个医治极为困难,但获取力量非常容易的位面,进攻就是最好地防御。而强横的身体则是生存的保证。

罗格举目四顾,视线尽头,尽是一片荒夷。就在一瞬间,他忽然知道,为何在魔族中合作是如此困难的一件事。在这个极度荒凉的世界中,生命与食物都是如此匮乏,天性暴烈且力量强大的魔族自然天性中就不喜合作。

不知为何,罗格忽然想起了埃丽西斯和艾德蕾妮。这两个魔族地女子都有着无双的风华、超绝的力量,只是埃丽西斯倾城绝色,是冰与焰的混合。而艾德蕾妮容貌平平。甚至于让人很难记住。可是她的温婉与大气若柔柔春风,在不知不觉间就能让人折服。

一念及艾德蕾妮。罗格就会想起她魔力全失的原因。虽然罗格已将她安置在一个安全的所在,可是胖子深深知道,力量就是魔族的一切。失去了魔力的艾德蕾妮有如失去了土壤的花,尽管微笑依旧,可是正一天天地枯萎下去。

其实直到今日,罗格仍然不明白她何以为奋不顾身地救护自己。但罗格知道,艾德蕾妮心系魔界,她希望他能够帮助魔族生存。

可是他能够帮助她达成这个心愿吗?

罗格苦笑了一下。他此来魔界,就是要收割神格。拥有神格地存在必定对正处于全面战争地魔族至关重要,自己若收割了神格,那对整个魔族的战争有何影响,可想而知。

可是她需要神格。

罗格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暗道一声:“对不起……”

从始至终,魔界地大地都在微微颤动着。

罗格孤身站立在魔界一望无际的大地上,不知站立了多久,才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他身上所有的伤口都已经愈合!

罗格迈开大步,一步千米,如飞般向着颤动传来的方向奔去。

罗格能够飞行,也可以瞬移,但他喜欢奔行,更喜欢奔行的感觉。赤luo的双脚每一次重重地踏在魔界大地上的时候,都会有一丝奇异的感觉从足底传入他的心中。每迈出一步,他都会对魔界多上一点了解。

而且迎风奔行,总会让他已冷的血慢慢地沸腾!因为他知道,在前方,就是魔族与天界大决战的战场,而他要做的,就是在万千天使与魔族当中,收割拥有神格的那一个存在!

不管那存在是魔皇,是天使,还是哪位神明的代理人,对他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此刻罗格双眼中,能够看得见的,惟有那一点闪亮的神格!

一声声沉重的脚步声在空旷的魔界大地上回荡,一个又一个深深的足印在大地上出现。

罗格越奔越快,在迎风的这一刻。他忽然想起,当日,风月初次在死亡世界中召集大军去抢夺他地灵魂时,是否,也如他此刻的心情?

战场已遥遥在望。

在大地的中央,就是那座孤傲挺立的圣山。圣山高耸入云,似是连接着天与地的支柱。

圣山周围。聚集着不知多久魔族战士。他们正发出各异的怒吼与咆哮,舍生忘死地战斗着。每每要有数百个魔族战士中央。才会有一个披持着火焰战甲的天使。可是这样数量悬殊地战斗,压倒性的优势却在天使这一边。

这些战斗着地天使不论持有的是何种兵器,上面都燃着淡淡的天界圣焰。估且不论兵器本身,单是这些圣焰已不是普通魔族战士能够阻挡的。他们只要身上沾染上一点微小的火苗,整个身躯都有可能在瞬间被引燃!而魔族战士的攻击,十记有九记根本奈何不得这些天使身披的盔甲。

然而魔族战士依然前赴后继地战斗着,那些显然既没有强横力量。也没有出众技艺地魔族战士更是悍勇,他们往往高高跃于空中,然后合身扑向这些天使,甘愿忍受圣焰焚魂之苦,也要死死抱住这些天使。他们知道自己无法伤害到这些天使,因此只求以一已之身作为代价,拖住天使动作短短一瞬,好让战友们有机会击中。

这小小的愿望。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根本无法实现在奢望。

在圣峰的周围,足有数以千计的天使!

而在千米高处,另有百名天使绕着圣峰在回旋飞舞,时时俯冲而下,攻向驻守在圣峰之巅的魔族。又有一些天使并不近战。只是遥遥立于空中,双手挥动间,大片的圣焰或者是道道粗大的雷电就会向圣山山顶击去。

偶尔会有天使吟唱完咒语,引动圣辉从天而降,落向圣峰。圣峰顶也有魔力强横的术士,天空中时时会有道道紫色、黑色或者是血色地闪电降下,劈向在空中驻留的天使。大部分的闪电都会被天使所抵抗,但偶尔也会有一个天使周身缠绕着电火,从高空中坠落。他们往往还没有落到地面,就会在空中化成一团明亮的火焰。

天空中血云不住翻涌。有一头出奇庞大的魔龙正以与它体型绝不相称的速度在云间穿行。与数十位天使缠斗着。天使们地武器虽能够对它造成伤害,但都不致命。可是魔龙喷出的淡黑色龙息,只要天使们沾上了一点,过不了多久,他们的动作就会迟缓,并且自行从空中坠落。尚在半空中,这些天使就会踏上毁灭之途。只不过他们不会化成火焰,而是爆成一团淡黑色的雾气,在魔界的风中慢慢消逝。

在峰顶,又有一个小小的身影在奋力跃动着。她每每会跃出圣峰之外,但又似被一股奇异的力量牵引,不管她跃离圣峰多远,都会落回到圣山山顶。

这小小的身影即是洛迦,她几乎每一次跃起,都会有一名天使在她的巨刃下喷洒出漫天的鲜血!

地面地魔族是在拖延时间,圣山山顶地战斗互有攻守,而那些与魔龙及洛迦缠斗的天使则处于绝对地下风。

罗格立于远方,眯起了双眼,凝望着远方的战场。

他有些意外,完全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最终的决战场上看到如此多的天使。

“原来是战斗天使啊,看来魔界也是伟大的塞坦尼斯托利亚的职责……”罗格暗自想着,嘴角浮起一丝阴冷的笑意。

他扫视过整个战场,随后目光落在了天空中的某处。在那里,正高悬着一轮金色的太阳。在太阳正中,立着一个傲然的天使。

他的气息强大之极,背后伸展至极处的四只羽翼正放射出耀目欲盲的光芒,在光芒中,又隐隐有一双淡淡的光翼!

光芒若一道流瀑,向圣峰之巅涌去。只是圣山周围有一道隐而无形的暗色光罩,堪堪挡住了从他羽翼上涌出的圣辉。战斗天使们一旦攻入这光罩,身上的圣辉就会立刻暗淡,战力也随之大减。他们本就完全不是洛迦的对手,战力再被削弱,小小的洛迦杀起来简直是一刀一个。

只是在金色流瀑的不断冲击下,这暗色的光罩虽然能够维持完整,可是罗格仍然可以看出,它正以极缓慢的速度一点点地收缩着。

不过以这种速度计算,在所有战斗天使都陨落前,暗色光罩怎么都不会破裂的。那这力量庞大至难以言喻之境的四翼天使为何仍不参战,而只满足于立于空中以圣辉压制圣峰上的抵抗力量?

答案很快就出现了。

远方天际的血色被撕开,遥遥传来阵阵嘹亮的圣歌声,又有一队数百名战斗天使慢慢自血云中浮现。他们甫一现身,立刻全力向战场飞来,不待那空中的天使指挥,即刻投入到如火如荼的战斗中去!

罗格面容慢慢严峻,他已然发现,这一批飞来的天使数量,与刚刚陨落的天使数竟然完全一致!难道说,这些被毁灭的天使,在分解成本原形态之后这么快就能在天界重新成型,并且降临以参与战斗不成?

若如此,魔族战士纵有百万,又如何能够避免败亡之命?

在罗格目光落在身上的刹那,空中那高高在上的天使恰好也转过头来,迎上了罗格的目光。虽然相隔极为遥远,然而罗格分明看到他冰冷的双眼中央,是一双旋转不休的四面体。

罗格冷冷一笑,不再看空中的天使,他的目光落在了圣峰之巅,那不断跃动着的小小身影上,心中忽然大跳几下。

不知是否是巧合,洛迦也正在此时望向了罗格,罗格甚至可以看到,她向他展示了一个极为纯真可爱的笑容。但她在展露笑容的同时,手中的巨刃却划了个十字,将一个被无型力场生生拖来的天使劈成了四块!

罗格心中一叹,他知道,已经找到了要找的人。

胖子看了看漫天飞舞的天使,又望了望百万浴血死战的魔族,忽然低吼一声,迈开大步,向决战战场奔去!

距离很奇妙。

几步之后,罗格已经出现在战场正中。他伸手一抓,从一名战斗天使手中夺过一把圣焰巨剑,然后左手如电,瞬间已按在那尚不及反应的天使脸上。

砰!

战斗天使的头颅已经炸成了一团明亮的圣焰。

【……七日之文字更新最快……】@!!

大千网
血管堵塞有斑块通心络能治疗吗
河南妇科医院排行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