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凤命 第二十六章 质问(1)

来源: 分类:军事 查看:0次 时间:2020年02月18日

凤命 第二十六章 质问

“皇上,臣妾从未忘记自己的身份,也不敢忘怀,若是有什么做得不对的,请皇上责罚。”楚向晚跪下请罪。

“又是求朕责罚,怎么,楚向晚,你就不能拿出一点真心吗?朕要的不是一个只会逆来顺受的妃嫔,而是一个真正真心爱着朕的女人。你起来,朕不要看见你这个样子。”皇甫敬文此时很讨厌楚向晚的乖巧柔顺,因为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不爱的证明。

“对不起,皇上,这都是臣妾的不是。但是,您真的醉了,还是回敏训殿早些休息吧。”

“如果朕说今晚要在这里休息呢?你是朕的贵妃,照顾朕不是天经地义吗?”皇甫敬文今晚想要做一件事情,等了很久的事情。

“皇上,臣妾——”楚向晚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话来拒绝,毕竟,身为皇妃,成婚三年到现在都没有圆房,确实说不过去。但是,她的心里根本放不下皇甫敬垚,又如何能与另一个男子同榻而眠呢?

“为什么,朕要听你亲口说,到底是谁让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朕?”皇甫敬垚已经无法再忍耐这种拒绝了。

“皇上,您说的臣妾不明白。”

“好,你不明白,那朕今天就跟你说的明白。你看看这是什么?”皇甫敬文从身上取出了那条绣着梅花的纱巾。

看见纱巾的那一刻,楚向晚心头涌起很不好的感觉,但是她强装无事地问道:“皇上是哪来的这条纱巾?”

皇甫敬文冲到衣柜那开始翻箱倒柜。

“皇上,你要干什么?”楚向晚拉着皇甫敬文的手臂,想阻止他疯狂的动作。

可是已经迟了,皇甫敬文从柜子里扯出好几条一模一样的纱巾。他赤红着双眼问道:“这果然是你的。”

“许是在哪里遗失了吧。”楚向晚已经猜到这纱巾的出处了。那纱巾一角的梅花已经磨得有些褪色了,想必这条纱巾已经被人收藏了很久。

“你当朕是傻瓜吗?朕问你,这个纱巾怎么会在皇甫敬垚的手上?”

“怎么,皇上又来疑心臣妾和睿王?”楚向晚记得当时给皇甫敬垚包扎伤口用过纱巾,一定是他留着到了现在,但是这纱巾怎么到了皇甫敬文的手上,就不得而知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皇甫敬文真的已经知道了她和皇甫敬垚的关系。

“疑心?真希望这真的只是朕的疑心,楚向晚,枉我对你一片真心,一直等着你回应我同样的真心,原来,我竟是这世间最大的傻瓜。”说完,皇甫敬文大声笑了起来,那笑声,听起来是那么心酸和无奈。

“皇上,臣妾不知道你从哪儿听到的谣言,如果皇上要治罪,臣妾愿意领受。”

“楚向晚,上阳山的坠崖是谣言吗?村子里的同住一室是谣言吗?你在京郊扑上去救皇甫敬垚更是朕亲眼所见,就包括这条纱巾,也是从皇甫敬垚的卧房搜出来的,难道也是谣言?”皇甫敬文一口气说话,心也似乎被刀子割了又割。

楚向晚没有想到皇甫敬文知道这么多事情,一瞬间她睁大了眼睛,不知该如何应答。

“怎么,被朕戳穿了你们的奸情,无话可说了?难怪上次册封庆典太后要指婚,他说自己看上的是宫内的女人,原来不是玩笑话,还说自己深爱着一个女子,那个女子就是你吧。你们好啊,瞒得朕好苦。楚向晚,你和皇甫敬垚之间到底有没有苟且之事?”

“皇上愿意听臣妾一句话吗?无论是大婚前还是大婚后,臣妾都从未做过对不起皇上的事情。”

“今时今日,你以为朕还能相信你吗?楚向晚,朕今天就要看看,你到底有没有对不起朕?”话刚说话,皇甫敬文就一把把楚向晚抓进了自己的怀里。

“皇上,你要做什么?你放开我!”楚向晚真的急了也怕了。

可是,楚向晚的薄纱中衣被皇甫敬文不会吹灰之力就已经撕扯得不成样子,碎成一片片跌落地上,现在她只剩贴身小衣了。她双手环抱双肩一步一步地往后退,皇甫敬文步步紧逼,拖着她就往内室走。

楚向晚的眼泪已经出来了,她一直在摇头说“不要”,可是皇甫敬文根本听不进去,他拽着楚向晚的手,把她摔在了内室的大床上。

皇甫敬文说:“如果你想向朕证明你的清白,今晚,是最好的机会。”

“皇上,不要这样,臣妾和睿王真的是清白的。”

“好,那就证明给朕看。”楚向晚的衣服已经被皇甫敬文全部丢在了地上,没有任何前奏,他进入了楚向晚的身体。

“唔。”即将溢出口的喊声淹没在了皇甫敬文的吻里,身体有撕裂般的疼痛,眼泪已经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受控制地往外流。

“向晚你居然——”皇甫敬文一瞬间抬起了头,愣愣地说不出话来。本来以为楚向晚早就是皇甫敬垚的人了,可是,现在即使喝了酒,他也清醒地知道,楚向晚还是完璧。这一点,让他觉得,自己是否是错怪了楚向晚。

“皇上,现在可以证明臣妾的清白了吗?”痛楚还在,楚向晚却变得异常清醒。

“向晚,不要生朕的气,我因为是太爱你了,相信我,我会一直对你好的。”皇甫敬文又开始亲吻楚向晚,也许是知道了楚向晚的清白,也是是终于得到了楚向晚的清白,总之,他很兴奋,动作也很粗暴,然而楚向晚却像是一具没有生机的木偶,每一次肌肤的接触,都让她觉得有一种接近凌迟的崩溃。

泪水已经干了,楚向晚甚至不知道皇甫敬文什么时候离开自己的身体。皇甫敬文躺在她的身边,为她穿上了贴身小衣,看着楚向晚身上的点点青紫,他歉意地搂着她,说:“向晚,今晚是我太过激动了,弄疼你是我不好。但是我们已经是真正的夫妻了,不管你之前和皇甫敬垚之间发生过什么,朕都会将这些一笔勾销。朕知道,一定是皇甫敬垚对你纠缠不休,他真是大胆,连皇嫂都敢觊觎。”

楚向晚依旧躺在床上,静静地,不说一句话。

“向晚,不要这样,你真的生气了吗?朕答应你,明日就封你为皇贵妃,让你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皇甫敬文见楚向晚一直没出声,有些慌了。

“臣妾累了,想休息了。”楚向晚终于说了一句话,可是声音却不是之前的轻柔婉转,粗噶的嗓音让人觉得这个女人一下子老了十岁,就好像盛放后迅速枯萎的鲜花。

“好,朕在这里陪着你,你好好休息吧。”皇甫敬文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楚向晚转过身背对着皇甫敬文,不再说一句话。

一夜天光,楚向晚这一夜,就这么睁着眼睛熬到了天明。她根本睡不着,身体的疼,心上的痛,都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这一夜她想了很多,皇甫敬垚已经是皇上的眼中钉肉中刺,她不能再在皇甫敬文的面前再提皇甫敬垚一个字,这样只会害死皇甫敬垚,甚至是爹爹,也会有危险。现在也好,起码她不用再对皇甫敬文心存愧疚了,她可以在心里好好的爱着皇甫敬垚,只不过用清白换来的平静,实在是太不堪了。

早上皇甫敬文是直接从关雎宫去上朝的,临走前,她抚了抚楚向晚的头,说:“朕去上朝了,你好好歇息,今天不用去慈和宫请安了,太后那边朕自会交代。”楚向晚闭着眼睛假寐,经过昨晚的事,她已经身心俱疲,如何面对皇甫敬文,她还没有想好。

倩儿进来给楚向晚洗漱,可是,一拉开被子,就看见楚向晚全身青紫,床正中还有一点血迹,她一下子涨红了脸,惊讶着说:“小姐,你和皇上,昨晚······”

“我要沐浴,把这里的床单被褥全部扔掉,不要再让我看见。”楚向晚说这话的时候有深深的厌恶。

“皇上太过分了,居然这么对小姐。”倩儿说完自己先掉了眼泪,昨晚殿内传来激烈的争吵声,为了不让宫女太监说闲话,她把他们全部赶了出去,自己一个人守在外面,后来殿内的灯火熄了,她以为没事了,没想到,皇上居然对小姐用强。

楚向晚从床上站起来,谁知道刚一下地就跌坐在了地上,下半身的酸痛让她一时无法站稳,倩儿想扶她,被她挥手拒绝了,她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一步一步向换衣服的屏风后走去。

今天的朝堂,皇甫敬垚又站在了百官之首的位置上,众人簇拥上去纷纷对睿王示好,一个个谄媚又恭敬的嘴脸,叫人看了实在是不舒服。皇甫敬文的神色倒是很好,只是在看着皇甫敬垚的时候,眼神里那种恨不得生吞活剥的杀意,叫人胆寒,皇甫敬垚明显感觉到了。

皇甫敬垚跪下说:“微臣能够洗清冤屈,全赖皇上圣明。”其实,明眼人都知道,不是皇上圣明,而是皇甫敬垚善于筹谋,将了皇上一军。

“朕是天子,当然圣明,皇甫敬垚,此次行刺你保护不周,所以朕要罚你一年的俸银并罚你在家闭门思过一月,这一个月你就不用来上朝了。好了,没什么事就退朝吧。”皇甫敬文很不耐烦,现在只要看见皇甫敬垚就有撕碎他的心。

脑血栓能吃通心络吗
济南华夏医院医生
小儿感冒咳嗽有什么偏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