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谜窃神权第二八三章夜聚与未来

来源: 分类:军事 查看:1次 时间:2020年09月19日

窃神权 第二八三章 夜聚与未来

“建国?”萧浩当即呆愣愣的,玩的有点大呀。

韩志山语气忽然有些怅然,幽幽的将一些事情说了出来,当然里面有些东西是萧浩已经知道的,也有些东西是韩志山、或者是韩长岭、或者是别人对萧浩说过的,但萧浩依然听得很认真。

首先,法家的最初目标,是辅佐一个圣君,建立一个辉煌的人族世界。后期因为几经坎坷,甚至因为法家相对激烈的思想,法家自己也是几经磨难,甚至最终还分裂成为李宗法家和韩宗法家。

如今韩宗法家主要是保留最初的传统的思想,并稍作变化;而李宗法家则完全相反,他们几乎完全是抛弃了先祖的思想,只保留一点点东西(是否基本的也很难说),其余的都在“与时俱进”――也可能是数典忘祖。并且李宗法家和杂家一直以来、确切的说是从法家分裂以来,就开始沆瀣一气。

比如焚书坑儒就是当年李斯带头、杂家背后推波助澜,一起犯下的滔天罪行,所以“焚书坑儒”这个神通,两家都有;当然还有很多神通,两家都是相通的。有一个说法,杂家和李宗法家之间,九成的核心神通,都是相同的;剩下的一成当中,也有很多都有对方的影子。

其次,现在情况发生变化了,韩宗法家还准备坚持先祖的意志,辅佐一个君王成为人族的圣君;但是杂家和李宗法家却已经变了,他们准备自己成为人族至高无上的统治者。

当今天下九流还有百工,真正具有治理天下能力的,就是儒法墨和杂家,其余的兵、农、医、名、纵横五家思想相对片面,无法高屋建瓴的思考社会的发展,当然也就没有能力领导整个人族,他们只能在某一个方面有所建树。至于剩下的百工,都说是“工”了,哪还有什么资格治国啊。

第三呢。就是从上面引申出来的,如今对人族未来的规划,就是儒法墨杂四家的思想为主,但一直以来各方之间都无法妥协。为了保证人族的团结,最终不得不选定了“圣院”这样的一个体制,以学院与名誉来统治人族。

但这终究只是守成之计。人族想要长久、甚至是发展壮大,还必须要有“国”,只有“国”的力量。才能将所有人族的力量集合起来,形成拳头。这一点,几乎是公认的;所以中原外面,才会有那么多的大大小小的国家――这些国家很多都是各个流派的实验田。

只是由于谁都不服谁,这个矛盾由来已久,以至于情况愈演愈烈,而这次死斗,杂家和李宗法家的更是露出了爪牙。

还有最近的各个流派的状况就是:杂家和李宗法家沆瀣一气,杂家仅次于儒家的力量,而且因为有兼收并蓄的思想。让杂家根基雄厚,甚至可以接纳别的家族流派的叛徒……咳咳……思想了。

儒家当然是龙头老大了,谁都不鸟;而韩宗法家和墨家算是隐形的盟友,但仅此而已。儒法墨三家思想分明,要是不面临巨大压力是很难统一的。

儒家讲究有等级的爱(仁爱,所谓的仁就是“他人第二”)――爱父母超过爱路人;墨家讲究兼爱――爱家人和爱路人是一样的,墨家的思想算是完美的共产思想,但显然不怎么符合这个世界。

所以儒家和墨家之间的嘴仗一直就没有间断!

至于法家吗,最初法家的思想就是――讲什么情啊爱啊,你们太无聊了有么有。咱就要以法治国,而且是酷法,犯法的全都行刑,让天下敢怒不敢言。这样的思想和儒家、墨家根本就是背道而驰了。总算还好。随着社会的发展,三家也在慢慢改变,加上外部的压力,这才算是慢慢的有了共同语言。

不过现在看来,情况发生变化了。当杂家和李宗法家露出爪牙的时候,逼迫着儒家、韩宗法家、墨家不得不更加深切的走到一起了。

另外。那些其余九流的,如农家是偏向杂家的,这是儒家自身导致的;儒家不喜欢“工农商”三流――在萧浩看来,这是自己找死;名家就是刑名,牢狱案件审判的,可以说是国家的“医生”,如今已经衰落、基本上已经被杂家吞下;纵横家现在也没落了,也在慢慢的被杂家给吞噬。

其余的九流就剩下医家――这是一个相对中立的流派,你们谁都离不开医家啊,增长了27%。太阳能由0.11千万亿英热单位增加到0.158千万亿英热单位所以别惹我们。

兵家也是老大哥一个,谁都不鸟――无论谁执政、或者是统治一个地区,都必须重用兵家,不重用兵家啊的,那是找不自在呢,国不可一日无兵!

另外,兵家有(主流)兵家和兵武家两个分支,其中主流兵家就是孙武传下来的,而兵武家就是当年孙武的手下将士、徒子徒孙们建立的,这是一个十分稳固的体系,兵家就如同金字塔一样,在天下间牢牢的扎根,虽然平常很低调,但就算是杂家都不敢招惹这个流派。

无他,兵家讲究不动则已,一击致命――隐藏的太深了,这也是兵家的思想所在;真正的刀子都是藏在鞘中的,没有谁天天拿着刀子乱晃。要说这隐藏功夫,谁都比不上兵家。

至于说气运修行之外的传统修真,就算了吧,在如今的这个时代,能否继续存活下去都是一个艰难的问题。

总之现在的情况很乱、当然也很糟糕。韩宗法家原本因为发现了萧浩这个最理想的“少主”,准备在死斗之后(死了就算了)再送萧浩去圣院接受几年的教育,接受杂家、儒家、兵家等等的思想指导;但现在情况发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眼看着分裂在即,韩宗法家的家住立即传音给韩志山,计划改变。

改变成什么样子呢?萧浩直接跳过学习的阶段,而开始着手建国之类的;至于说学习吗,韩宗法家将与儒家、墨家协商,派遣一部分丹心高手随身保护萧浩,并且顺带教授萧浩知识。甚至韩宗法家中还有人对杂家的典籍都有研究――很多典籍都是“公开”的。(这公开可是加了引号的,不算是完全公开。)

总之韩志山说了很多,总结起来就只有一句话:现在情况危急。我们已经没有办法按部就班的展开计划,只能采用比较激烈的手段。杂家和李宗法家既然露出了爪牙,就说明他们已经准备完毕了,这就逼迫着儒墨韩宗法家三家必须紧急应对。

另外韩志山就是询问萧浩准备从哪里开始。第一。就是从韩宗法家准备的“实验田(附属国)”开始,就如同宋国是墨家的实验那样,韩宗法家也有自己的实验田,而且这样的国家有好几个呢。毕竟东胜神州也是很大的,仅仅一个中原就是十万里。周围人族的统治区域、仅中央就不下于百万里之广,还有如同大离王廷这样的稍显边缘的地区。在如今天下分裂的情况下,几百里、几千里就是一个国家,韩宗法家手下也是控制了上百个国家的。

第二,就是让萧浩选择。

萧浩心思电转,觉得这很有可能并不是简单的让自己挑选,也是在对自己进行最后的考验!毕竟一旦确定,韩宗法家将会在自己身上倾注大量的心血,要是失败了、甚至赔上整个韩宗法家、输掉历代坚持的信念,韩宗法家必须要杜绝这样的悲剧发生。

所以萧浩考虑很久。加上也是有自己的计划,才坚定地开口:“韩长老,小子认为要想建立一栋直插云霄的高楼,不应该从原有的一些老旧的基础上改建,而应该完全新建。小子认为应该是选这样一个地方。

有坚实的地面,可以支撑高楼的重量;背靠高山茂林,以便采集材料;前面有江河流淌,可以取水、可以运输。另外还需要有谷口,可以保证与外界的交流。

韩长老认为如何呢?”

萧浩虽然没有直接说,但该说的也说清楚了。直插云霄的高楼?这是凌云之志!全新的地方。等于是说我要白手起家――只有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打造的,才不会留下后患。还有萧浩在这个地方还透露了一个思想:那就是先发展、后扩张的想法。

必须要说,有的时候用曲折的话语说话真的是很有道理的。用最少的话表达了最多的思想,并且不显得那么咄咄逼人或者是盛气凌人之类的。顺带还能用江河山川来铭志。

萧浩的这些话。让韩志山都有些惊讶,我就是让你选个地方,你说出了这么多的道理;不过……很好!沉吟一会,韩志山才开口询问:“你想从哪里开始?”

“大离王廷、海州!”萧浩带着自信吐出这两个字。海州虽然有些匪气,但这也正说明海州是一张白纸,萧浩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意志来建造一个符合自己想法的海州、国家……

“好。我们回去讨论一下。你先和朋友们汇聚下吧,估计以后就没有太多汇聚的机会了。还有这一次死斗中你的表现、应该得到的奖励、还有你准备交换的希望神通等,我们都在讨论。你也做好准备。”

韩志山说完就离开了,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白云飘飘,儒家日月同辉的高手、主持这次死斗的孔惊海一挥手,白云飘起,带领着所有的人飘飘的飞回了当初出发的断刃山脉要塞。

夜晚,天上繁星似锦,一弯月牙悬挂在天空,为这个清冷的天空带上了一丝微笑。死斗永久的结束了,但更加激烈的冲突,也在慢慢的酝酿!

一个断崖边,一对恋人静静坐着;寒冷的山风吹起了两人的衣衫,长发飞舞,抚动对方的面颊。

“师姐,跟我回海州如何?我会尽一切努力,让师姐成为一利用新兴科技手段进行管理创新个气运修行的高手。”萧浩拉着青月的手,语气中充满了坚定,还有一点担心……就要离开了啊……

青月看着萧浩的眼睛,眼神中充满了挣扎,然而许久之后,却只能坚定地摇摇头,“对不起,小浩。我必须要回去,作为大弟子,我必须要承担起我身上的。”

这个时候的青月有些颤抖而大胆的伸出手,抚摸着萧浩的面颊,暖暖的温情在寒风中飘起。

萧浩看着青月,看着仙子眼睛中的挣扎,缓缓伸手将青月抱住。明明矮了萧浩一头,青月这个时候却有些疲惫的蜷缩在萧浩的怀中。

、暗淡的未来、还有这一次死斗中发生的事情,这所有的一切都如同沉重的担子压在青月的肩头上。末法时代的修真者,是真真切切的在挣扎的与天争命;如此优秀的仙子、天之骄子,生活在这个时代,都沉重的无法呼吸。

感受着怀中有些颤抖的娇躯,萧浩紧了紧臂膀,缓缓低下头……(未完待续。)


病理性黄疸
蛋白质过敏的宝宝喝什么奶粉比较好
贵阳看白癜风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