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

鹤舞月明 第六二一章前尘

来源: 分类:都市 查看:2次 时间:2019年07月10日

鹤舞月明 第六二一章前尘

第六二一章前尘

“韩雨阳,是你?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是死愿刀?”

朴襄君错愕之下,看了看胸前冒出的一截黑色的刀尖,竟然没有任何反应的任由韩雨阳退开,缓缓地转过身来,感觉到刀中一股阴诡、狠历之气迅缠上了自己的元婴,她再次低头看了一眼,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黑色尖刀从她后辈透胸而出,尖刀上没有任何的灵力波动,明显不是法宝,连法器也算不上,和凡人的武器倒有几分相似,不过刀中隐藏的一股诡异之极的力量,迅销蚀着她的元婴,倒和传説中禅修的愿力有几分相似,但朴襄君也不敢确定。

她对禅修的玩艺不熟。

“欺师灭祖!该死!”

慕容雪菲脸色涨红,轻喝一声,张口吐出风雷刺,伸指一diǎn。

“师叔!”

凤如山急忙大声喊道。

“师叔,师姐,等一下!此中必有蹊跷,听听韩雨阳怎么説。师叔,她一个炼丹师,还能跑到哪儿去!”

凤如山又快的加了两句。

“哼!无耻之徒!”

慕容雪菲左手一顿,仍然缓缓掐诀不停,风雷刺上道道细微的电弧跳跃不定,细看之下,刺目之极,却最终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慕容雪菲,偶尔也愿意听别人,其实就是凤如山一个人,讲讲道理,特别是在事不关己的情况下。

“慕容,死愿刀是什么玩艺?”

“这家伙,慕容脾气,你拉上我干什么?”

林飞凤根本没有任何动作,却也被凤如山莫名其妙的“等一下”,心中奇怪,不过她当然不会此时问出来,韩雨阳此举,有没有“蹊跷”,她也不怎么关心。

她只想赶快离开丹心岛。

如果只是一柄普通的尖刀入体,对元婴真君,实在算不得多么严重的伤害,但看朴襄君的样子,这所谓的死愿刀,显然是有些讲究。

“师傅,就为了我姓韩,为了这柄韩家祖传的死愿刀。”

韩雨阳刺出死愿刀,立刻远远的退开,在2o丈之外站定。对慕容雪菲和凤如山的热闹,完全是视而不见。

“死愿刀,名字我倒是听説过,据説是禅修一种非常古老的诡异手段,和炼器关系不大,现在已经没有人研究了。凤如山,你知道死愿刀的事吗?”

死愿刀和炼器关系不大,当然是“乱七八糟”的事,慕容雪菲习惯成自然的看了看凤如山。

“师叔,师姐,我曾经在一本游记上看到,死愿刀和献祭以及禅修的愿力好像有diǎn牵连,专门销蚀对手的元神,极为难缠,具体我也不清楚。”

凤如山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现在,是讨论死愿刀的好时候吗?刚刚自己不还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玩艺而挨骂吗!

“凤长老果然博闻强记。师傅,没用的

。这柄死愿刀,我们韩家传承了近万年之久,虽然我们韩家没有出过什么了不得人物,但死愿刀中也包含了我韩家无数先祖的献祭,如果是在平时,也许伤你不到,以师傅现在的情形,想化解刀中的愿力,不过是徒受其苦罢了!我姬独山韩家虽小,也不能任人无端欺辱。”

见朴襄君连续服下数颗丹药,一言不,身上冒出丝丝青气,韩雨阳凄然一笑,却没有多少大仇得报的快意和兴奋。

“姬独山韩家?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我记不起来了!”

朴襄君眉宇间有淡淡的黑气闪现而出,不由自主的眉头微微一皱,平静地説道。

“嘿嘿,师傅,凤长老,林大师,史道友,慕容仙子説我欺师灭祖,欺师不欺师的,每个人有自己看法,灭祖,我是不敢当的,当年,……。”

韩雨阳的故事,很简单,却充满了很多偶然。

韩家,是岐山境姬独山中一个古老却不起眼的小家族,韩家以炼丹传家,在姬独山附近小有名气,但却没有特别出色之处,连一名炼丹宗师也没出过。

韩家的一名金丹炼丹大师,不知何故,私下里参与到醉仙丹交易之中,负责为一个团伙炼制醉仙丹,被当时心情不好的朴襄君无意中撞见,朴襄君按图索骥,顺藤摸瓜,不仅“摘”下了这名炼丹大师,更是使出用毒的手段,将韩家这根瓜秧连根拔起,韩家瓜田中的绝大多数凡人,也受到了连累,朴襄君还顺手劫掠了一批韩家子弟回到自己的洞府,而这批韩家子弟的命运,不问可知。

像韩家这样的小家族,朴襄君自然不会放在心上,事过即忘,根本没有时间和心情去关心韩家是不是草已斩而根未除,而韩雨阳是韩家家主的小女儿,事之时,她正好外出不在家中,因此躲过一劫。

当然,当时只是炼气期修士的韩雨阳,自然无法得知“凶手”为谁,想报仇,连仇家也找不到。

韩雨阳炼丹天赋着实不错,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也许只是简单的机缘巧合,阴差阳错之下,她被朴襄君收归青囊门门下,并第一个结丹成功,晋阶为炼丹宗师,按照青囊门的规矩,她也成了朴襄君的大弟子。

韩雨阳的父亲韩天,却是一个生性忍韧之辈,虽然也被强行喂下醉仙丹而成瘾,但清醒之时,用莫大的毅力,在祖传的死愿刀中留下了一些手脚。至于其中的详细经过,韩雨阳不愿意説,自然无人知晓。

韩家被灭之时,韩雨阳只是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而朴襄君却已经是元婴真君,韩天未必是指望韩家子弟现死愿刀中的秘密,但也许是天威难测,也许是像韩天这种人物不少,韩雨阳只是其中运气最好的一个,无论怎样,韩天的死愿刀,最终刺入了朴襄君的体内。

“……,我父亲自知难逃一死,自焚神魂,将事情的原委藏入死愿刀中,天可怜见,十几年前,我在师傅储放杂物的仓库中无意中现了这柄父亲留下的死愿刀,并凭借韩家的血脉让死愿刀认主,从而得知了事情的原委。师傅,我四叔为他人炼制醉仙丹,死不足惜,但我们韩家老小几百人何辜?师傅不问青红皂白,连韩家身无灵根的三岁幼童也不放过,更是将筑基以上的修士全部抓来作为药罐子,慕容雪菲,凤长老,难道我不该为韩家报仇吗?”

不过韩雨阳知道,用一柄死愿刀偷袭朴襄君得手,事情并没有算完,自己还需要説服慕容雪菲,至于“凤长老”,只是她临时拉过来凑数的而已。

“哦,我想起来了,好像有这么回事,当时我正想办法对付银环门,要四下里求人,心情不好,一个小家族而已,我没时间去管它的每一个修士是无辜还是不无辜的。”

朴襄君秀眉一挑,双眼微微一眯。

“朴襄君,你!”

慕容雪菲顿时气结。

“怎么?一群小修士,只要和醉仙丹有染,杀了就杀了,凤如山,我研究新丹方,每天有多少大事要做,哪有时间浪费在他们身上!”

朴襄君却根本懒得搭理慕容雪菲。

“大事?师傅,上千条人命,你一句心情不好就能交代的了?青囊门以丹药传世,旨在济世救人,师傅却视人命如草芥,为了儿子关禅一个人,让整个青囊门在丹心岛隐居不出,更是不知道斩杀了多少无辜之人,师傅,就算你在研制戒除醉仙丹之法,有没有成功的希望暂且不提,如此的杀人无度,不要説别人,就是各位师妹,口中不説,心里也不能认同,现在青囊门一脉,除了天星城的七师妹和九师妹外出未归,就只剩下你我二人,师傅,青囊门落到如此地步,你不觉得愧对我青囊门历代列祖列宗吗?”

韩雨阳对朴襄君的“大事”之説,自然是不能认同,话锋一转,却抛开韩家和朴襄君的恩怨,责之以青囊门的“大事”。

“青囊门的列祖列宗?韩雨阳,青囊门没有欺师犯上的悖逆之徒,你刚刚已经不是青囊门弟子了,青囊门怎么样,和你无关。”

朴襄君额前冒出了细微的汗珠,显然,压制死愿刀,对现在的她,绝非易事。

她在丹心岛上全力研制戒除醉仙丹的解药,对青囊门的展,自然用心有所不足,她是青囊门近千年来第一个元婴修士,原本是青囊门中兴的希望所在,不料事与愿违,青囊门不仅中兴之日遥遥无期,现在能不能传承下去,也是岌岌可危,朴襄君一念至此,也自觉有几分心虚理亏,将韩雨阳开除出青囊门的借口,已是有diǎn蛮不讲理。

如果是在平时,她是高高在上的元婴真君,炼丹神师,蛮不讲理就蛮不讲理了,她讲的,就是道理,韩雨阳纵然不服气,也只能忍着,但现在,显然不是平时。

“呵呵,师傅,青囊门传承久远,不是师傅一个人的青囊门,我是不是青囊门弟子,不是师傅一个人説了算的。”

看了看面色茫然的慕容雪菲,韩雨阳暗暗松了一口气。

“韩雨阳,你不仅要替韩家报仇,还想要完整无缺的五行悟道鼎吧?”

凤如山看了看慕容雪菲和林飞凤,摸出一个酒葫芦,狠狠的喝了一口,蓦然开口説道。

宝宝发烧三天了不退烧怎么办
小孩每天早上咳嗽是什么原因
小孩早上起来咳嗽是怎么回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