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千娇百媚第五十九章一脚踩碎的瓦片

来源: 分类:历史 查看:22次 时间:2019年12月03日

千娇百媚 第五十九章 一脚踩碎的瓦片

第五十九章:一脚踩碎的瓦片

风城外三十里,重山叠岭之间座落着一座方圆不过两里的石城这里四面八方群山环绕,能来到这里的只有唯一的一条崎岖的山路,地势极为隐蔽

石城看似只有两里方圆,但那四周的群山之中已经被打通了无数的通道与宿室,足可以容纳上万人在其中起居

石城正中央的一间厚重坚固的大堂内,风扬正一脸纠结的坐在主位上,堂下还坐着许多与他年龄相仿的生面孔

这些人一个个义愤填膺,怒目横眉的看着风扬,那模样像是风扬宰了他们全家一般

“掌门,这件事您做得实在欠妥,风城如此富饶的城池,焉能如此轻易的就让给刀盟天山那边我们怎么交代説不定还会受到天山的严厉制裁,到时候我风门岂不是片瓦不存,你怎对得起我风门的列祖列宗”一个与风扬有几分相似

,浓眉大眼的细瘦条大汉站起来怒喝道

风扬倒是风轻云淡,毫无火气的苦笑道:“大哥,您要知道,刀盟对风城那是势在必得的,我们再怎么抵抗也是徒劳就算拼的老命阻止了刀盟,我风门弟子还能剩余多少到时候天山看我们实力大损,再挑选一门来管理风城,我们岂不是两面不讨好”

“如今我们虽然失去了风城,但保留了所有的实力,我们这里的物资储存百年都用之不完,何苦为他们天山拼尽家当”

风扬的话让堂下的人一片沉默,那被风扬称为大哥的汉子神情也缓和了不少,但是他依然有些愤怒的説道:“可就算我们现在保存了实力,但也算背叛了天山圣女盟我们现在要对抗刀盟的同时还要防着天山的制裁,这样腹背受敌,情况不比刚刚説得好到哪里去”

风扬苦笑道:“但是我们保存了自家弟子的性命”

又一个汉子跳了起来,怒喝道:“不管怎样,你风扬也使我们风门失去了祖宗留下的基业,这是不可饶恕的大罪过我提议风扬让出掌门之位,由风清大哥接管”

风清,是风扬的叔伯大哥,是风扬一辈的长子,而且人也有不错的能力与实力,谁也认为掌门会让他接管但是后来阴差阳错的让风扬接管了风门掌门,风清与其支持者当然不服气,但是以前有长老压着,加上风扬能力也是相当出众,所以他们挑不出刺来

这次可好了,风扬这个掌门在任职期间丢掉了十几代祖宗捍卫的地盘,他不下来还有谁下来

风扬也知道,在风城的时候自己是説了算,但是一到这里自己的权利立马就会被剥夺,毕竟不管怎么样也是丢了风城,这个是一定要有人负的

他苦笑的站起来,从怀中掏出一快青色的令牌,黯然神伤的道:“这个我风扬不会推卸,我将掌门之位让出,让风清大哥接管就是”

堂下诸人登时大喜,那风清还有些顾及,没有当即就接过那代表这风门掌门的令牌,但是那些支持者却没有那么多的想法,急忙欣喜的跪倒在地,大呼恭喜掌门师兄

风门,有着一条很不错的规矩,为了避免权势争夺的内斗,在风城之中不会有比掌门更加强势的人存在,所以风扬当如此多年的掌门,没有发生过窝里斗的情况

风城风门总舵,除了几个值日、却不管任何事情的长老,就只有几个不成器的风扬同辈的存在,其他的所有人都是风扬的弟子其他风城的成员,则都是在这里闭门苦修,不到风门危难之际是不可踏足风城的

但是现在风门所有的人都撤到这里,那些比风扬更有威望,更有实力的师兄弟们都跳了出来,甚至有些已经升为长老的人也拿这件事兴师问罪,将风扬从掌门的宝座上打了下来

风清待风扬走出了厅门,这才在众人的劝説下走上了主位,拿起了那块青色的令牌,激动的全身都在微微的颤抖

他心中在狂吼,他终于坐上了掌门的宝座,自己的抱负也能大刀阔斧的施展了当即他就发出了一条谕令,风扬胆小怯战,丢失祖宗基业,撤去风门掌门一职,罚在山中闭门思过

然后就将风门以往的所有管事弟子撤去,全部换成了自己的人,风扬的一系列的弟子全部留在山中苦修,没有许可不准外出

在这期间,风门传説中的长老们没有让出任何回应,好似根本就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一样

其实风扬心中也没什么好伤心的,毕竟自己手下的人已经没什么战斗力了,十大核心弟子除了自己三个陷入爱河的宝贝闺女,唯一还有些战斗力的雷阵也被楚云敲打的颓废无比,剩下的几人不是被巫山魔女会吸成了人干,就是被几个男人大被同眠,都还没从那恐怖的阴影中走出来的

把大权交出去也好,刚好避避风头

别看风清拿到了掌门大权,但是风城的情报系统依然还在自己手里,他们出去也是两眼一抹黑风城此时已经被刀盟彻底占领,想要夺回来可没那么容易趁这个机会也把风清的实力消减一部分,那样也减少了自己的压力

走回自己居住的石室,刚要盘膝调息,耳旁突然传来一声慈祥的呼唤:“风扬,来我这儿……”

风扬急忙站起,一脸喜色的冲出了石室,顺着四通八达的用无数夜光石照明的石道向高处攀爬而上

风城刀盟分舵,一厅的分舵骨干被书生的话气得怒目横眉,差diǎn没出手直接干掉这个混蛋

马闹放出浑厚的武尉气息,死死盯着书生冷笑道:“本舵没听错吧你们杀了我们那么多的弟子,烧了我们那么多的店铺物资,居然还敢这里大言不惭的让我们赔偿”

书生被马闹的强大气息一压,脸色骤然苍白一片,刚刚练会一些拳脚的他连内劲都没有,焉能承受武尉的恐怖压力他只感觉自己嗓子眼儿里一甜,差diǎn没一口血喷出来

马闹大感意外,这家伙居然连自己的释放的气息都承受不了只是一个普通人他急忙收敛了气息,目光阴冷的盯着他瞧

书生感觉全身一松,面色很快恢复如初,他依然风风轻云淡的呵呵笑道:“马舵主不要激动嘛,我庄园死了没什么,但日后刀盟也就别想安生”

“其实在下説的是实话,如果不是刀盟一进城就准备吃掉我风云会,我风云会也不会和贵盟结梁子不是但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我风云会也有不少的损失,所以这损失肯定是要惹事方赔偿的,难道在下説错了吗”庄园晃着纸扇侃侃而谈,噎的这些大老粗们半天找不到反驳之言

是啊,这事本来就是刀盟先下的手,枪了风云会的几家赌场和青楼,之后就发生了我刀盟弟子被袭击的事,直到现在死亡的人还没有来得及下葬呢

庄园又笑道:“既然如今刀盟已经拥有了风城,那么我们以后就是邻居,甚至以后还会是合作伙伴,我家大哥也不想把事情搞僵,你们只要像个样子陪我们一diǎn银圆,这事就可以接过不提了日后见面我们还可以成为朋友的嘛”

马闹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庄园圈到了里面,此时他心中气愤已无,有的只是在想,现在刀盟还未在风城站稳脚跟,如今多一事步入少一事,如果能用钱解决的事还是用钱解决比较好,多花一diǎn钱准比损伤弟子来的划算吧

于是他和庄园商定了以后互不侵犯的协定以后,庄园就揣着一怀的银票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刀盟分成分舵

外面的十六名武士一个个瞪大双目,那是一脸的不可思议在总部的时候,他们最看不起的就是这个只会吹牛拿笔杆子的臭书生了,没想到居然有如此强大的办事效益,没动一下手竟然乖乖的让刀盟给出钱来这风云会可真是藏龙卧虎,一个打算盘算账的小书生都是如此能人,果真是流氓有文化,谁也敢去轧

云羽游武营,过了大年生意立马红火起来,楚云专门组织了一百多个小队,让他们进山寻宝猎杀妖兽,所得之物给其分成

武装押运的任务也逐渐多了起来,毕竟现在云羽游武营已经是风城的第一游武营了,又挂着于凤羽这个头衔,信誉当然强盛,所以新年一开始,进账就如流水一般,哗啦啦的往楚云的口袋里流啊

一有空,楚云就会到风云会的秘密监牢看望被生擒的米静云,如果能成功的吸收了米静云,那对自己未来的帮助那是决定性的

但是米静云一直都很固执,折磨了她很久都没有松口

但是司马娟很了解米静云的缺diǎn,那就是有着严重的洁癖其实心高气傲的人都有着不同程度的洁癖,再加上天山本来就是自认为无比纯净、一尘不染的圣洁门派,当然就很讨厌那些肮脏的东西

所以楚云让人给米静云的牢房里放了两个马桶,而且不给她一滴水

当然,牢房不是什么好地方,大小便本来就是就着马桶的,但是楚云为了彰显自己对米静云的尊重,就让人另开辟了一个茅厕但是只几日的不妥协,气得楚云实在没办法了,就把那茅厕给封上了

从来没有受过如此苦楚的米静云差diǎn没有精神崩溃,让自己就这样蹲在马桶上如厕,而且还没有手纸,就只有许多被一脚踩碎的瓦片

这……这是让自己用这个么

为了避免自己如厕,米静云开始绝食不吃饭,但是楚云还有妙招,让人请了有名的厨子,做了一座有一座的美食送了进去一开始米静云还可忍耐,但后来肚子越来越饿,对美食的抵抗能力当然也就越差只用了一天的时间,米静云就彻底崩溃,哭喊着让楚云饶了自己,如果让自己离开这个鬼地方,她什么都答应

本部来自看书

常州治疗妇科费用

荆门治疗精囊炎医院

连云港白斑疯医院

贵阳儿童医院癫痫科
山东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
上海市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