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东北红手链的风波小说

来源: 分类:玄幻 查看:0次 时间:2019年09月17日

北方的秋天性子很急早早地就来了,尽管天气还不是很冷,可是风儿已经没有了春天的温柔和夏天的燥热。细细碎碎的阳光有些慵懒地射进屋子里,屋内眉头紧锁的马大姐心情纠结得像一根麻绳,乱乱的。因为她遇到一件十分费解的闹心事······

在县城陪儿子上学的马大姐今年四十七岁,为人开朗热情,爱帮助人,要不怎么能叫“马大姐”呢?马大姐家里开了个很大的超市,平时她和上高中的儿子住在县城里,老公一个人在家打点超市的买卖,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因为超市是公公给他们留下的祖业,开了几十年,所以生意一直在同行里处于领先的地位。家离县城不到二十里地,超市缺东少西,老公打个,马大姐就打个车捎回去,隔三差五再回家看看,顺路慰劳一下两地生活的老公。

这不,来到八月节了,店里走亲戚送朋友的礼品卖得特好。一大早把儿子打发去了学校,马大姐就急忙到批发部批发一些需要的商品,然后打车回家。

每次回到家,马大姐都要忙个不停。马大姐的男人比她小两岁,平日里对他就像照顾小弟弟似的。没办法,习惯了。性格是习惯养成的,习惯又变成了生活里的琐碎情感,渗透到亲情里面,任何因素和力量都无法改变。马大姐一边收拾着厨房的碗筷,一边唠叨着:“这碗,我要是不回来你就不刷一个。伺候你一辈子了。”

“侍候够了啊,那我明天找别人来给我刷碗你干吗?”马大姐的男人一边笑着一边回应道。一阵疾风般的拾掇,厨房立马改头换面。卫生间里的衣服堆了好几件,马大姐一边嘟囔一边拧开热水器的水龙头往洗衣机里放水。洗衣粉没了,去前屋的柜台拿吧!马大姐伸手去拉卫生间的门,门把手上挂着一串红色的手链。那种像玻璃又像玛瑙的手链,很精致。马大姐向来不戴这些小玩意,都是年纪小点的小媳妇和大姑娘喜欢带这个。摘下门把手上的手链,马大姐有些乱了方寸,乱了思绪。这是谁的呢?莫非我不在家,老公·····马大姐不敢想下去。

马大姐走到柜台拿洗衣粉,对正在卖货的男人说:“我不在家,你的衣服咋不找人给你洗洗呢?”这完全是在试探。

“谁给洗,我还没找到那个人呢,找到了你不哭?”夫妻间这样的玩笑在以往很平常,可今天这玩笑可不是玩笑了。男人的话到底可不可信,马大姐心里斗争着。

平日里和自己家来往密切的女人也就这几个,会是谁呢?马大姐有几个死党姐妹,几个人里她的年纪最大,最小的比她小一旬。只要马大姐在家,或者几个人里谁过生日,或者什么情人节,母亲节,几个人就小聚在马大姐家喝上几杯。衣服换着穿,谁家做了好吃的,一个都不能少,全部到齐。那热闹融洽的气氛,羡慕嫉妒恨了许多年龄相仿女人的心。“难道是几个姐妹里,哪个和我家的男人暗生情愫?”想到这里马大姐打心底发冷,打了一个寒颤。可是,这几个好姐妹,哪个都不像那样的人啊?大家都恨透了小三,小四的,平日里在一起玩,看到任何一个女人狐媚的样子,大家都忍不住骂上几句不要脸,然后再愤愤地吐上几口口水呢,应该不会。可是,这漂亮精美的手链来自哪位美眉的手呢?进入卫生间必须要经过超市的柜台,客厅和卧室才能到达,不熟悉的人是不会进来的。没准,这年头,电视里的广告不也说了吗?一切皆有可能。潘金莲当初还是冰清玉洁的女人呢!马大姐叹了一口气。一边洗着衣服,一边用心仔细地过滤着身边的几个好朋友,到底应该把“嫌疑犯”的帽子给谁扣上呢?

难道是她?玲子,她的男人在大庆打工,大家习惯地管她叫“老蔫。”这人看着老实,说不来的话能雷死人。搞笑、精辟还外加通俗易懂。玲子比马大姐小四岁,人长得白白静静,一张娃娃脸看上去一点也不像四十多岁的女人。玲子人时尚,喜欢打扮。她还烧得一手好菜,去哪个姐妹家吃饭,一般都是她掌勺。玲子最经典的信条就是:抓住男人的心,要先抓住他的胃。马大姐刚去县城陪读的时候,玲子经常做些差样的饭菜送到马大姐家给大哥(这些姐妹都叫马大姐的老公大哥,而不叫姐夫,这样显得尊敬),这些马大姐都知道,当时还很高兴呢!老公不会做饭,就会煮面条。是玲子可口的饭菜让自己的老公改善了伙食,何乐不为呢?有时回到家就会听到老公夸奖玲子:“玲子真的是个不错的女人,饭菜做得太好了,每次都不重样,像个厨师。”开始还好,慢慢地听到老公的赞美声,马大姐的心理就会有点不舒服,可是一会就过去了。女人吗?天生的嫉妒。现在想想,也许是嘴馋的老公胃被玲子抓住了?不应该,玲子和爱人的关系很好,俩人每天晚上煲粥那个肉麻就别提了。不像,马大姐一边拧着洗完的第一件衣服一边摇头否定了自己。

兰子呢?兰子是后嫁到这个村子里的,她原来是二百里之外别的乡镇的。十几年前和第一任丈夫在大连承包了一个养殖场。养鱼虾养蟹,收入很丰厚。男人有钱就学坏吧,腰包鼓了的兰子老公借着天天在海边忙碌的机会,和给她家帮忙的女邻居好上了。在外面胡搞回来还横挑鼻子竖挑眼地找兰子的不是,稍有不顺就往死了打兰子。兰子的儿子那时才九岁,发现老公和女邻居偷情,本来兰子第一反应是离婚,可是稍稍清醒她犹豫了。都说有后妈就有后爹,离婚儿子他爸爸是不会给她的,那样孩子不是遭罪了吗?所以兰子不同意离婚,可那水深火热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男人不回家,就在船上和那个女人公开同居了。有一次兰子拿着菜刀冲向小船,要不是船上的人拉着,冲动得像个魔鬼的她就砍死了那个女邻居。那天老公把兰子又是一顿毒打。遍体鳞伤的兰子坐在门口嚎啕大哭,经历过生死的她想开了,主动和老公离了婚,然后回到了黑龙江的娘家,两年后嫁到了这里。每次和几个姐妹坐在一起提到那段伤心的往事,姐几个都会陪着兰子掉一阵子眼泪。兰子热情善良,诚实勤快,姐妹都喜欢她。就是人说话做事没有约束,不管不顾的,时间长了大家都知道她的脾气秉性,也没人和她计较。不应该是她,她恨透了第三者啊,她就是被那个万人恨的第三者害得忍痛扔下儿子还无家可归的啊!女人不到万不得已,谁能有扔下身上肉的狠心啊!死别是短时间的心痛,生离却是剜肉般的锥心巨痛,时时发作。不是她,一定不会的。马大姐为自己怀疑可怜的兰子而骂自己。

也许是她?大家习惯叫她“许仙”。因为她姓许,年纪最小,喜欢喝酒,喝完酒就很爱开玩笑。人活泼可爱,唱歌跳舞样样精通。尤其那些甜歌唱得人心里都痒痒,许仙唯一的不足就是个子矮,一米四十多一点。但是人长得特好看,上帝可能真的是公平的。给了她一双水汪汪的杏核眼,眼毛长的像门帘,忽闪忽闪的。所以姐妹们疼爱地叫她“许仙”。这个小妹妹时尚活泼,不离手,上,样样精通,她还是老公的啥好友呢。马大姐不懂那些,只知道老公的不离手,可他说了那是在看电子书,在了解彩票行情,马大姐的老公是个彩票迷。记得有一次儿子说,爸爸是在和许姨聊天呢!马大姐只知道唠嗑,聊天是啥可不懂。天天见面,还用聊天,有事打个不就可以了吗?除非是背人的话,不能当面说,才会打字。马大姐暗自思忖到:一定是她,这个许仙,年纪小,不安分。也不对啊,许仙是个干啥像啥的人,老公对她特好,在家里她是慈禧老佛爷,说啥是啥,许仙说东,她老公都不敢偏西一点。这样的男人,许仙不会对别人家的男人起歪心眼吧?

洗衣机的烘干桶停下了,拿出来老公干干净净的休闲服。马大姐的心里有些生气,给你买的衣服都是牌子,柒牌,才子,你可倒好,趁我不在家泡起了女人。也难怪,马大姐对待老公真的就像呵护一个小弟弟。冬天下雪,门前积了厚厚的雪都要她打车回来清理,还要安慰自己说:“你大哥腰不好,干不了重活。”为这个,几个要好的姐妹说过她:“老大,(大家习惯地叫马大姐老大,她也欣然接受)男人不是你这样惯着的,男人要给女人撑起一片天,你家可倒好,你给他顶着天,男人的位置呢?男人喜欢在女人面前有大男人的形象,许多强势的女人失去了老公,没看电视里演的女强人输给了小保姆吗?”每次说到这些,姐几个还冲马大姐做鬼脸,尤其那个小芳,她是几个姐妹里最有文化的一个,擅长电脑和络,还喜欢写写文字打发时间。小芳人长得小家碧玉,不是很好看,但是招人喜欢就像那首歌里面唱的那个小芳似的。小芳说出的话可好听着呢,女人都喜欢,更不要提男人了。对了,一定是她,小芳最喜欢带手链了,手腕上经常戴着一串红绳系着的两颗珠子。把最后一件衣服拿了出来,狠狠地使劲甩了甩。就是她了,一定是她来我家干啥把手链落在卫生间的门上,可是她来我家的卫生间干啥呢?会干啥又能干啥呢?难道是她故意把手链挂在门上的,向我示威?马大姐的头都想疼了,像要炸开了似的。打问问,这事咋好意思直接问,如果不是,冤枉了人家没法打圆场的。对了今天晚上不回县里,打把这几个姐妹都约家里来,喝几杯,拐着弯试探一下小芳,如果真的是她的,当着这几个最要好的姐妹好好磕碜磕碜她。老话说得好: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朋友妻不可欺,朋友夫就可以欺吗?

打扫完洗衣服的战场,马大姐拿起给几个姐妹挨个打。听说老大回来了,请吃饭喝酒,哪个会不来?姐妹们陆续地来到了马大姐的家,人人不忘从家里带来自己家里有的美味佳肴,或者去商店买回来烧鸡烤鸭。不一会,一桌子丰盛的晚餐摆上来了。马大姐拿来了店里卖的黑土地,这是北方的特产---黑土地精装。不上头,好喝,姐几个在一起一般都喝这个酒。

“姐几个,我好几天没回来了,家里你大哥麻烦你们几个照顾了啊!我先喝一口啊,感谢你们!”马大姐一仰头,一大口黑土地下了肚。

这阵势把另外的姐四个吓了一跳。老大平时可是不喝白酒的,只喝哈啤,今个怎么了,冲犯哪路神仙了?

“老大,小点口啊,慢慢喝,急啥?”玲子说道。

“就是嘛,你这样一大口,我们可跟不用上,”许仙像个喜鹊叫嚷着,大家在一起她的声音最大。

“喝吧,老大喝咱就跟着。”小芳拿起了酒杯,跟着喝了一大口。

马大姐心理暗想:“一定是心里有鬼,要不咋会跟着我这样喝酒。人在别人跟前有短处,就顺情说好话。你等着,一会我揭开你伪善的假面具。”

“吃菜,吃菜啊!吃好喝好啊!”外屋卖货的大哥趁着没有顾客进里屋说道:“你们姐几个是不好久没聚了?难得你们几个这么好,外面的人羡慕的都直夸呢!”

“这是老大领导有方啊,我们都是一个圆,绕着老大转。”小芳这个人哪都好,就是性格急,说话做事都快,这不接话茬也快。往日里马大姐喜欢听小芳的声音,那个清脆,就像百灵鸟在唱歌。可今天,马大姐觉得小芳的声音像乌鸦叫。

“没你的事,老爷们家家的,出去看摊。几个女人在一起,你回避。”马大姐就是这样,出口就是圣旨。老大吗?几句话就把老公抢白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哑口无言回去卖货了。几个女人早就习惯了马大姐说她老公的语气,没人在意。

“哈哈哈,大哥,让你出去就出去呗,等老大不在家我们几个来了专门让你做陪啊!”四十几岁的人说笑话也不像以前会脸红心跳的了,尤其蔫蔫的玲子出口就是笑破肚皮的调侃。

“是啊,今晚上我们几个都来啊,”兰子说道。

“好了,我等着你们晚上都来啊!”大哥在前屋大声回道。

几口下肚,几个人来了兴致。不在乎吃的是否大鱼大肉,姐几个喜欢在一起无话不谈的气氛,开心放纵,没有一点压抑。没有外人时聊到兴头上,还可以来几句带点颜色的笑话打牙祭。然后大家开心地哄然大笑,笑到流出眼泪,笑到捂着肚子喊疼也无所谓。没人理会这几个三八,这几个疯婆子。喝得开心了,许仙唱了起来《再也不能这样活》。唱到嗨的时候,其他几个人用筷子敲着碗盘子的边,大声应和起来:“生活就像爬大山,生活就像下大河,一步一个深深的脚窝,一个脚窝一支歌。”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几个女人在一起就是两台大戏,而此时这台戏就演到了高潮。有吆喝声,有笑语声,有高歌声,这是让人开心快乐的喜剧。

“大家不要喊了,我有事啊,”马大姐从裤子的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串红手链放到了桌子上。

小芳叫了起来:“老大,你也没出门啊,咋又给我们几个买礼物呢?(姐妹里面任何人,不论谁出了远门都会带回一些小的工艺品或者喜爱的首饰,分给大家)。”

“就是啊,二嫂买的玉镯子,兰子买的珍珠手链都好好的呢?你咋又买手链啊,往哪个手上戴啊,要不要长三只手!”许仙接着小芳的话茬。

马大姐白了小芳一眼:“芳,这个手链不是你的吗?我记得你有这样的手链啊?”

“没有啊!我的手链还是老公给我买的呢,再就是嫂子送的,没有这样的啊!”小芳一头雾水地回答。还凑上前摆弄了几下这串红手链。

“不会吧,我记得你带过这样的手链啊,是不是忘记了丢在我家了?”马大姐的脸晴转多云了。

共 6 9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很有人情味的小说,作者通过一次莫名而来的红手链开展一篇极富语言特色和心理刻画的小说。见微知著,一,鉴赏人物形象:作者通过马大姐的自猜自测引出了诸多各具特色的典型人物形象,譬如心灵手巧的铃子,热情善良的兰子,时尚活泼的"许仙",小家碧玉的小芳。这些人物在作者风韵的笔下活灵活现出来,每一个人物的塑造都极为用心而且各有剔透玲珑处,文章直陈其事,借马大姐的疑虑,推动小说情节波澜,让读者紧跟其后。二,鉴赏语言心理刻画:文章用大量饱满丰溢的心理描写去营造一波三折的故事情节,用着自然生动的语言对话去铺垫伏笔,最后由马大姐同她们直接对话吐露主人公内心的彷徨和不安,这种自然流畅的故事情节使的整篇小说感情更为真挚更加充实,故事也显得跟为率真亲切。三,鉴赏小说的主题思想:本文小说的塑形在于马大姐同丈夫的感情危机,而经过主人公的"调查"结果却是一场误会,作者所要表现的是稳定的感情,包括夫妻之间,邻里之间,朋友之间,而这些感情之所以能够浓郁且纯洁就在与一种对待彼此的态度上,这种态度便是信任!文章正是以此为支撑点奠定基调深化了主题,让读者读后深思之,共勉之。作者的小说写的平朴又高逸,用一个普通人的视角去观摩这个社会的异动,也许只有涵化着彼此的诚恳才会获得更多的快乐!感谢老师赐稿东北!推荐!祝福【[东北风情:明天过后】

1楼文友:201 - 21:56:54 如此中规中矩的小说可谓典范之作!欣赏! 人生没绯闻,生活真郁闷!

回复1楼文友:201 - 11:27:4 没有您说的那么美好,只是想用平淡的文字阐述身边发生的故事!

2楼文友:201 - 22:46:55 薇儿不但散文写得好,小说也精彩,赞了!也喜欢明天文友的精彩点评! 雪花飘落黄河边,融入笔中写华年。

回复2楼文友:201 - 11:26: 姐姐的文字才叫好呢,就是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美!闭上眼如果谁给我读几段文字,我都能听出来那段是你的!

楼文友:201 - 06:08:29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就像发生在你我的生活里,或者眼前,真实而多见,一件偶然的事情,却把社会上的一些现象,描绘的淋淋尽致。转换的很到位,结尾很细腻,一部很精彩的现实画面,一部很精彩的农村题材小说,越写越精彩了,把农村的很多景象和人文描绘的到位。希望你多写这些熟悉的故事,那会更饱满惊艳。

回复 楼文友:201 - 11:25:17 感谢浪子的留言,不问江湖,只为喜爱!

4楼文友:201 - 06:27:47 昨晚在妹妹的空间看了这篇小说,现在重又拜读,依然佩服妹妹小说的精彩,欣赏了!

回复4楼文友:201 - 11:24:27 姐姐的小说我最喜欢了,都是咱们身边的事情,就像看电视,我不喜欢看大老板的,可能是那些远离我的生活吧。我喜欢小百姓的小生活。琐碎里见到人生百态!

5楼文友:201 - 08:29:57 精彩!问好梦儿姐!创作辛苦了,遥祝秋安! 精彩是寂寞开的花!

回复5楼文友:201 - 11:22:25 谢谢彧儿,问好!

6楼文友:201 - 11:21: 8 谢谢明天的辛苦和精美的按语,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主人公,每一个平凡得甚至微小的事情都是一个精彩的故事。我喜欢用自己的笔写身边事。顺祝安好!

云南生物谷灯盏家族

弥勒灯盏花药业在哪里

生物谷灯盏花系列产品

地图舌有什么危害
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大便干
云南省特色植物药都有啥
猜你喜欢